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422章 老子连他一根腿毛都比不上

加入书签 | 章节报错

东察合台汗国

哈实哈儿。

也先不花骑在马背上,看着远处的莎车城,脸色颇为难看。

这是他心心念念的地方,可惜到了这地方,却走不动了。

这次挥军北征,原想着凭借东征回军之时,借军威扫平国内的乱局,压制住那些此起彼伏的头人与宗王。

若是自己不病,还能让笃思忒麻黑麻安稳继位,现在看来,是不成的了。

东察合台汗国,怕是要衰亡在自己手上了。

“大汗,进城吧。”

赛义德劝着也先不花,按照年龄来说,赛义德比也先不花要年老上十几岁,现在看来,反倒是也先不花要倒下了。

也先不花看了赛义德一眼,合上了眼睛。

赛义德指使了车夫向前,进城。

莎车城打下来了,这里以后就是东察合台汗国的都城,哈实哈儿距离于阗太近,明人的兵峰随时都能攻到哈实哈儿,实在是不安全。

莎车就好多了,若是能到迭失干,或者撒马尔罕,那可就更好了。

怀着这样的心思,赛义德又看了也先不花一眼,大汗已经不行了,接下来该是笃思忒麻黑麻继位,大汗寄予厚望的笃思忒麻黑麻,早就被阿布巴克尔给拉拢过来了。

只要笃思忒麻黑麻继位,杜格拉特部的荣耀依旧会照耀东察合台汗国。

马车进了莎车城,也先不花从马车上下来,在女奴的搀扶下,颤颤巍巍的,脸色难看的厉害。

这时候,几个大汗亲兵从远处纵马而来,为首的,正是也先不花最信重的木力。

木力被外围的杜格拉特部卫兵拦住,长戟林立,指向嘶鸣着的战马。

领头的木力用力勒住了缰绳,棕黑的大马人立而起,铁蹄翻飞,马蹄上沾染的泥点子四散,拦路的卫兵被吓的连着退了两步。

木力一个跟头从马背上翻下,整个人都是躁狂的,推开闪烁寒光的枪尖,揪住持枪士兵的脖子,脖子上绽放着青筋怒吼:

“昔里吉,你阻拦大汗的亲卫,是想死吗?”

“滚开!”

旁边的阿布巴克尔让开了道路,扶着刀,脸上满是不屑。周遭的卫兵随即让开了通道,没有人再阻拦木力。

木力大踏步的走到也先不花旁边,亲手搀扶着也先不花:

“大汗!”

也先不花睁开浑浊的眼,看了木力一眼,叹了口气。

旁边的赛义德哈哈笑了笑:

“木力你好大的胆子,冲撞大汗,须知该当何罪。”

旁边呼和图拔出了刀,周遭属于杜格拉特部的勇士也隐隐围拢过来,一副想要擒杀木力的模样。

也先不花叹了口气,挣扎着:

“行了,赛义德,不要再如此了,当本汗看不出你的想法吗。”

“退下吧。”

说完也不理会赛义德,在木力的搀扶下,进了总督府。

阿布巴克尔扶着刀,站到了赛义德身后:

“祖父,怎么就这么容易让大汗进去了,总要大汗再呵斥几句才好,笃思忒麻黑麻还等着承继大汗之位呢。”

赛义德呵呵笑着:

“大汗进去了,比进不去还要更气愤吧。”

阿布巴克尔闻言微愕,不过立即就想明白了:

“明人不愿意掺和我汗国的汗位更迭!”

片刻之后,总督府内就传出了也先不花虚弱,但愤怒的咆孝声音。

……

于阗城。

老谢骑在马背上,看向西北。

后面跟着的广德跟乃禾木都囔了几句,就催动马匹,靠近了老谢:

“伯爷,咱们为何不答应木力,好趁势进入东察合台汗国,扩大我大明的影响力。”

老谢笑了:

“我想要的是察合台汗国,可不是这区区的哈实哈儿。”

广德闻言一脸兴奋:

“要打吗,伯爷?”

后面的乃禾木也是摩拳擦掌:

“怎么打,伯爷,是硬兵直取,还是先掠迭失干?”

老谢一鞭子甩乃禾木脑袋上:

“老子还需要你教我打仗,迭失干迭失干,你就知道迭失干,老子还想把撒马尔罕打下来,娘的。”

乃禾木被打的抱头鼠窜,不敢吭声了。

广德在旁边好奇的问着:

“爷,咱们这次怎么打,等东察合台汗国先闹将起来,然后趁虚而入?”

老谢继续向西北看:

“不错啊,小子,都会说汉话了,好,好好学,以后替我当这西域的提督总兵官。”

“现在的察合台汗国已经乱了,也先不花重病,国内头人贵族们闹事,杜格拉特部更是对汗位虎视眈眈,这会就已经够乱了。”

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,!真特么好用,开车、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,这里可以下载 .. 】

脸上带着几个血印子的乃禾木试探着问了:

“咱们现在就打上去?”

老谢唰的一下又是一鞭子打过去:

“老子现在就打过去,让你知道,老子让你打过去……”

乃禾木又是抱头鼠窜。

打了乃禾木一顿,老谢高兴起来了,在一群亲卫嘻嘻哈哈的声音中,对旁边的亲卫嚷嚷了:

“我听说乃禾木要当爹了,就他这样活蹦乱跳的性子,也能当爹?”

旁边的亲卫也欢乐起来:

“可不是咋滴,乃禾木这性子,他媳妇肯定得给他生出个皮猴子来。”

“幼呵,皮猴子倒不可能,黑猴子还差不多,他媳妇天天种地,黑的跟煤球一样。”

“乃禾木这孙子倒是好运,娶了个肯干活还能生养的好媳妇。”

老谢看广德有些沉默,疑惑的问着他:

“怎么,你小子也想娶媳妇生孩子了?”

广德摇了摇头,看着东方:

“我在想,王妃是不是也快要生产了,我该送点儿什么礼物,才能对的起王爷简拔我的恩情咧?”

老谢闻言骂骂咧咧的:

“送送送,就他娘的知道送礼!”

“老子都他娘的把这事儿给忘了,送点啥好咧,老子这次可不能被黑娃子给比下去,都是统领西域的提督总兵官,老子绝对不能让他比下去。”

……

京城,王府。

王妃确实快要生产了。

这几日上,苏城基本没出过门,每日里都是陪着王妃,在王府内闲逛。

苏河白盐也都回来了,凡是能扯的上亲戚关系的,都是不停的往王府来探望。

最后还是来探望的皇后发火,派了鹰扬卫过来,才算是把人给挡下了。

范广与苏城在亭子内闲坐,看着绕水边转悠的女卷,范广眼中满是为难。

苏城收回看妻子的目光,随口问了便宜老丈人:

“靖安侯有什么为难的事儿,竟然还不好开口了?”

范广闻言哈哈一笑:

“倒也没什么要紧的,就是我卸下京营的差事后,总觉着有些不稳当,感觉骨头都要生锈一样,想着搞个事儿干。”

苏城闻言笑着说了:

“兵部挂职不是挺好吗,或者说想要更进一步?”

范广哈哈一笑,在石凳上坐下:

“更进一步就不想了,我这位置已经够高的了,再进就是兵部侍郎,这位置可不好坐。”

“我想着绕开兵部侍郎这道坎,不干兵部侍郎。”

苏城闻言明白过来:

“想外放啊,但是现在适合你外放的地儿可不多,西域是一处,但是战事未起,不好委派提督总兵官。”

范广摆了摆手:

“西域就算了,上次在西域兵败,差点儿把老脸都给丢干净了,我现在是真不想西域的事儿了。”

“我是想着倭国那边,不是已经攻取大半,杨信有功,是肯定要简拔的,不如让杨信回来,让我去倭国。”

“若是我能把倭国处置好了,这兵部尚书不就越过去了,若是不成,那也是治理海外,别有一番得意了。”

苏城明白过来,自己坐镇朝堂,范广不但要交卸京营的差遣,下一步更重要的武勋差遣也是拿不到手,唯一能够掌权的可能,就只有外放。

倭国是个好地方啊,有他能施展拳脚的机会。

“倭国颇大,若是提督总兵官怕是处置不好,回头我就提请陛下设置倭国提督,专司处置倭国军政事务。”

范广闻言大喜,如此来说,这权势比自己想的又要大了不少。

苏城继续说了:

“但是有个要求,一年之后,倭国军粮要做到自给自足,上缴白银不能少于一百万两,能做到吗?”

范广有些为难,倭国的情报虽然他看过,银矿的数量应该是足的,但是民足不足,范广并没有关注户籍方面的情报,能不能做到开采足够的矿石,范广真没有把握。

不过女婿总不能坑老丈人!

“我干了。”

范广咬着牙说了,到时候就算实现不了,女婿还能把自己给砍了问罪,就算他想砍,女儿也不答应。

女儿答应,外孙也不可能答应。

这时候,远处绕着水塘边行走的女卷们突然发出了一声喊。

范夫人嗓门最大,即便是隔着半个水塘,范广也被吓的一个激灵。

“太医!”

范广嗖的一下站了起来:

“越儿要生了?”

范广紧张的模样,好像是他要生孩子一样。

女使们很快就围了过去,将王妃扶上了软塌,十几个灵巧的女使抬起软塌,女卷们围在四周,几个精擅妇科的太医绕在软塌旁。

苏城跟着,进了预先备好的产房,在门口被稳婆拦住了。

“请王爷在外面稍待。”

苏河拉住了苏城:

“哥你在这里等会儿吧,嫂子肯定没事的。”

范广虽然忐忑,但也劝解着苏城:

“当年我有第一个儿子的时候,也是担心害怕的紧,不过只要听稳婆的,一般都没事。”

“哇”

屋子里传出一声宏亮的婴儿哭声。

说话的范广一脸懵逼,这个,似乎有点儿过快了啊。

房间里传出了范夫人激动的喊声:

“是个带把的!”

“这是小王爷啊,咱们的小王爷啊!”

范广一脸黑线,自家这婆娘,嫌贫爱富,喜好需要的破毛病,这辈子也是改不了了。

不过他还是向苏城拱手说着:

“恭喜贤婿,喜得贵子。”

苏城还没开口,石头跟胡同就从外面进来,满脸的焦急:

“我听说王妃的羊水破了?”

石头急吼吼的问了。

胡同一本正经的向苏城科普了经验:

“王爷放心,这事儿总要熬些时间的,熬过去就没事了,有稳婆有太医,必定是没事的。”

石头虽然不屑胡同的不懂装懂,不过也配合着说了:

“爷您别急,这事儿讲究个水到渠成,时候到了,自然就成了。”

门外响起舒良的声音:

“咱家听说王妃的羊水破了,就急匆匆的赶来,皇上命我过来叮嘱王爷,万万不必着急,生孩子是个难熬的过程,需要时间。”

这时候,产房的帘子被掀开,一个被裹着的小婴儿被抱了出来,皱巴巴的脸颊上满是愁容,闭着眼,睡的死死的。

舒良……

石头……

胡同……

苏城吩咐着女使:

“赶紧抱进去吧,别让着了凉。”

舒良脸上浮起了笑眯眯的神情:

“不曾想王妃身体如此之好,生产这难关如此轻而易举就过了。”

“王爷,咱家还要回宫向皇爷跟娘娘复命,就不多呆了,这是咱家备下的一点儿薄礼,赠给小王爷。”

几个东厂番子将一箱笼的东西抬了进来,摆在了院子里。

苏城转身送走了舒良。

石头跟胡同在院子里挨挨挤挤,你给我使眼色,我给你使眼色。

苏城笑着问了:

“你俩若是有事就赶紧说,我还等着进去看儿子,不耐烦看你俩在这儿表演挤眉弄眼。”

石头嘿嘿笑了笑:

“俺给小王爷备了个礼物,一个金手镯,跟舒公公一比,不太能拿的出手。”

胡同也是一脸羞赧:

“我也是一个金手镯,俺寻思已经够贵重了,没想到舒公公这么大气。”

说着,两人同时拿出了一个小孩戴的金手镯。

苏城拿过两个手镯:

“这已经够贵重了,你俩知道这一个桌子能在外面买多少土地吗?”

“就算是在京郊,也能买上十亩好田。”

“若是稍微偏远一些,买上几十上百亩,就是轻而易举。”

“这小子刚出生就搞了这几十亩的好田,没在娘胎里笑醒就不错了,屁大一点就富裕成这样,想想老子当年,比他可差远了。”

石头跟胡同闻言大喜,不约而同的看向旁边的范广,俺俩可都送了金镯子,你堂堂靖安侯,小王爷的老爷,可不能送轻了。

范广从荷包里一模,拿出一个长命金锁:

“这个寓意好,估摸着能买京郊几十亩好田。”

苏城接过金锁,笑着说了:

“呵,这回别说比了,连他一根腿毛都不如了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234234234234324234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