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一百九十四章 师父刚走,有人拜师?

加入书签 | 章节报错

神龙腾空,众天神望尘莫及,唯有目送妖师洒然远去。

李天王长叹一口气,无可奈何宣布退兵。

与此同时,九天之上。

当杨戬端出一盏盛满功德之力的金盏,出现在大殿中时,殿内的所有神仙都无比震惊。

这不可能!

功德金盏,是装不满的。

哪怕杨戬用毕生的时间去收集功德之力,这金盏也绝不可能盛满。

因为在这个时代,该功德金盏就是个无底洞,多少功德填进去也远远不够。

别看一开始填入的功德,能浸润盏底,乍一看似乎只要花费时间,就能将金盏装满,但越到后面,需要的功德之力越来越多。

若说开始的十分之一,只需一杯水的功德就能填满。

但最后的十分之一,就需要整个海洋的功德填进去,才算足够。

所以说,这功德金盏就是个无底洞,没有任何填满的可能性。

然而杨戬却抱着盛满的功德金盏上了凌霄宝殿,纵然是交付功德金盏的太白金星,也感到不可思议。

太白星知道,这功德金盏只是权宜之计,迟早杨戬会发现这金盏是装不满的。

但等他弄清楚金盏的原理,恐怕也是百万年之后了。

对于这种完全无法处理的事情,天庭确实没有什么办法,唯有一个‘拖’字可以解决,期待百万年、千万年以后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,杨戬不到一年时间,就将这功德之力盛满了金盏。

“功德金盏已满,陛下不信的话,可以过目。”杨戬对玉帝说道。

他一路捧着金盏上天,没有跟任何神仙接触,别人是绝不可能动手脚的。

他很确信,功德金盏已经盛满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玉帝遥遥一指,缓缓道来:“你再仔细看看,这金盏并没有盛满。”

“什么!”

杨戬下意识往怀中一看,只见功德金盏上的功德之力,不知为何凭空蒸发了十分之一,肉眼可见少了那么一层,并不是满满当当的。

可他来之前,明明记得金盏是盛满的状态!

不可能有误!

“你的勤奋我已看在眼中,金盏已盛了十之八九,你只需稍作努力,便能将金盏装满,不日便可以见到你母亲。”

玉帝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,响彻大殿内外。

这番话,似乎有嘉奖的口吻,但此刻的杨戬,胸中一股无名之火在涌动。

一口沛然的怒气,几乎要遏制不住。

说不好听的,玉帝以及这整个的天庭,还有各路神仙,竟那他当狗来耍!

他终于看清了天庭的嘴脸,对天庭一切美好的遐想,在顷刻间皆荡然无存!

不管他如何努力,都不可能改变天庭的现状。

这偌大的天庭,早已烂在了骨子里。

当年他刚成为司法天神,还妄想靠着手中的权力,改变天庭的现状,现在才发现当年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和可笑。

天庭,怎会为你一个人让路?

尽管杨戬义愤填膺,但他最终还是将这口怒气忍了下来。

他没有在凌霄宝殿中爆发,只是木然地朝上方的玉皇大帝行礼,便转身离去。

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看到杨戬渐行渐远,立即有天师从文官一列走出,开口道:“启禀大天尊,这杨戬,只怕再生反骨啊!”

“无妨,桃山加派兵力,命天蓬元帅与卷帘大将军前去镇守,便万无一失。”

玉帝语气冷淡,面无表情地宣布下去。

众天神听到这个调动,都有些愕然。

天蓬元帅……和卷帘大将军?

这个调动,实在有些古怪。

要知道天蓬元帅,乃是人教弟子出身,为中天紫微北极太皇大帝四大护法天神之一,现任北极四圣之首,因为天蓬元帅是紫薇大帝的人,又有着人教的背景,即便大天尊拥有调遣对方的权力,但通常不会这么做。

至于卷帘大将,通常的职务是负责守卫南天门,实际上卷帘大将还有着近侍的工作,算是陛下的身边人。

但卷帘大将并非只有一位,而且只有最忠诚、最有能力的武将才有资格就任该职。

而卷帘大将军则只有那一位。

天蓬元帅配卷帘大将镇守桃山,相当于是杀猪的和养羊的,被派去喂鸡,虽然乍一看好似也没什么不对,不至于牛头不对马嘴,但总有一种莫名的不协调感。

职责不同,派系不一样,却被分到了同一个岗位上。

这让文武百官心中不免疑惑。

不过自古天意高难问,下方的天神自然没有一个去质疑陛下的判断。

……

离开凌霄宝殿的杨戬,架云而去。

他速度极快,似乎要急于做什么事情一般,飞速前行。

数日之后,他所乘的云之上,除了哮天犬外,此时却多了一道白衣的身影。

这白衣的身影形容少女,她容貌极美,不施粉黛,好似出自上苍之手,一袭轻纱白裙,黑发如瀑,在脑后盘成云髻,双眸宛若水墨画一般,倒影着世间一切瑰丽美好,似白璧无瑕,仙意盎然。

“大兄,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?”白裙少女出声,望向前方一脸凝重的杨戬,只觉得奇怪。

但杨戬全力催云,却没有回答少女的疑问。

于是乎,她转头盯着哮天犬,通常情况,大哥要做什么事,哮天犬一定比她还清楚。

被小主人这样盯着,哮天犬浑身不自在,杨戬似木头一块,闷头赶路,只得由它来解释。

“还不是因为天庭欺人太甚!玉帝老儿先是骗咱们装满功德金盏,就允许进入桃山见白莲公主,可等到咱们辛辛苦苦把金盏装满,天庭却不认了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是他们先咬人的,你可不能怪主人不忠不义!”

哮天犬说话没有重点,倒豆子一般大倒苦水,把天庭说的十恶不赦,极其可恶!

听得少女云里雾里,不过她聪颖过人,很快就抓到了哮天犬话语中的重要信息。

结合大兄的行为,她瞬间便明白了。

“大兄,你莫不是要造反?”

没错,除了造反,她想不到还有别的可能。

如果说上一次拥兵灌江口,还只是试探天庭的底线,而这一次,连她都带走了,这就说明……杨戬已经做好了掀桌子的打算。

“嗯……”

前方的杨戬,轻轻点了点头,语气平静道:“我并非造反,而是为了讨还一个公道!杨婵,你是知道的,上天对我们从来都不公,而你越是忍让,处处向他们低头示弱,他们就越是紧紧逼迫。

他们甚至不会在意你的想法,你的忍让,你所谓的顾全大局,在他们眼中都是合情合理的。

只有当你举起反抗的大旗,打得众神鼠撺狼奔,才能让他们会多看你一眼。”

“可是,上次天庭还未动用全力,你一个人再怎么能打,也只是……”

听到少女焦急的声音,杨戬不为所动,他开口打断道:“在这之前,我会带你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。”

杨婵心生不解,横眉道:“这世上哪有绝对安全的地方?如果连灌江口都无法护我周全,那么这世上有什么人,能在这乱世当中护我安宁?

大兄,若你真有把握对抗天庭,又怎会将我送走?

既然你要反抗天庭,我杨婵,也能为之出一份力!”

哮天犬听到这番话,不由耸了耸肩膀。

它还以为杨婵反对主人的话,是因为觉得对抗天庭必死无疑,这才不希望杨戬造反。

但没想到,她之所以对杨戬置气,乃是因为杨戬没带她一同造反,而是撇下她,把她丢到安全的地方,自己独自一人承担一切。

这才是杨婵不满的原因所在。

都说虎父无犬子,有其母必有其女,这一家子天生就有着反抗之心,不屈从于天威之下。

“不需要,你太弱了!”

杨戬深吸一口气,随后情绪变得柔和一些,带着几分商量的语气道:“那位老神仙有只手遮天的大神通,定能护你平安,我会送你入他门下。

若你拜他为师,纵然我被镇压,我杨家的血脉也不至于断绝,更何况你若能修成道业,亦能为我报仇。”

见杨戬态度坚决,杨婵抿了抿嘴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其实不论是杨戬,还是她杨婵,心中都无比渴望救出母亲。

他们的父亲杨天佑曾为了保护他们兄妹俩死在乱兵之下,天庭竟也没有追究责任,不过是因为杨天佑乃肉身凡体,在神仙面前,人类的命不值钱。

倘若大兄被天庭降伏,他的下场也会极其悲惨。

又因为大兄是封神榜上肉身成圣的神仙,普通的手段是杀不死他的,但天庭会用各种手段来折磨他。

为了保全杨家的血脉,不至于被天庭一网打尽,她需要离开。

而若是她待在兄长身边,非但帮不了他,反而会成为累赘。

即便心中不愿,杨婵深知她只能这么做。

杨戬驱云来到太虚天,与外边的道人打过招呼,便进入了太虚天腹地。

看着外界镇守的道人,杨婵心下一惊。

只觉得此地镇守的道人,似有无边伟力,一呼一吸间带动无尽灵气,脉搏震颤间能引起天地齐鸣,并非等闲之流。

不过她修为尚浅,看不清对方真正的修为,否则会更加震撼。

来到太虚天,这里的妖怪早就走光了,只剩下一头棕熊大妖,在打扫法坛。

见这一幕,杨婵心头微动,只觉得眼前的这头棕熊大妖法力浑厚,气息昂然,似乎生生不息,源源不绝,非比寻常。

连一介扫地的妖怪都是金仙,这地方究竟是什么来头?

“在下杨戬,棕熊道友有礼了。”

杨戬按下云头,行了道礼,正声说道。

“唉哟,稀客啊。”

棕熊怪抬头看去,只记得眼前这位,之前师父说书的时候来过,替他们打跑了万圣龙王,并且直接把鬼车当场杀死,是个厉害无比的角色。

看他一身正气,浑身金甲,纵然棕熊怪不知道这是何人,也能猜到是天庭的某位战神。

并且在天庭也是赫赫有名的那类。

同时棕熊怪也注意到他身后亦步亦趋的白色身影,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但看那身影就知道定然是位下凡的仙子,光容貌而言就和花小骨不相上下了。

这位仙子眉宇间染上了浓浓的愁容,颦蹙间更显出尘之姿。

但她跟得这么近,显然跟眼前这位战神有些关系,所以棕熊怪没有多看,而是把注意力放在杨戬的身上,笑呵呵地打招呼。

“来,杨婵,这是棕熊道友,周师门下高徒。”

杨戬向棕熊怪微微颔首,并向妹妹简单介绍起来。

棕熊怪嘿嘿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高徒?

这话说的也太好听了吧!

我喜欢,请多来点!

随后杨戬对棕熊怪说道:“棕熊道友,这是吾妹杨婵,因仰慕周师,特来拜师学艺,道友可否引荐一二?”

“这……”棕熊怪挠挠头。

你这也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吧,师父刚一走,你就来拜师了。

“实不相瞒,我师父不久前便乘龙离去了,不在这太虚天中。”

“不在?”

杨戬一听这话,脸色便有些焦急起来,若是周师不收留杨婵,那么把杨婵留在什么地方,都不安全。

他本想把杨婵寄托在他师父玉鼎真人门下,也曾想过让方寸山那位神仙收留。

但都不妥当。

且不说他师父玉鼎真人能不能庇护他的妹妹,就说上次他与天庭对抗时,讨伐他的天庭大军里头,就有他的师父玉鼎真人!

天庭为了让他早日接受诏安,请来玉鼎真人来劝说。

仅凭这一点,杨戬就不放心把妹妹托付给师父。

若是玉鼎真人扛不住天庭的压力,完全有可能把杨婵交出去。

至于方寸山的那位,杨戬也只是略有耳闻,但并不了解,而且他知道方寸山的神仙,与西方牵扯尤深,如果把杨婵送到那种地方,那纯粹是拿妹妹的性命去做一场豪赌,这更不稳妥。

故此,唯有太虚天的周师,是他最后的希望。

他立即对棕熊怪说道:“棕熊道友,周师他去了何方,你可知道?”

“师父他老人家要去何方,咱们这些弟子怎生猜得透?”

棕熊怪也无奈,只好说道:“但我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往西南方向去了,你或许可以碰碰运气,说不定有机会赶上。”

/130/130323/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234234234234324234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