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47章 真凶初现

加入书签 | 章节报错

有些惊恐地望着眼前一身红衣的余婷,浑身像稻草窝一样的长发,脏兮兮而有些敷满了泥灰的脸孔,任谁看到都会觉得这是一个疯子。

尤其是听着她那些狂妄而又不着边际的话语。

张丹青紧紧的咬了咬牙,腮帮子微微鼓起。

冷哼一声,毫不犹豫的转身走出了诏狱。

……

眼见张丹青走进屋的堂上官许宗,连忙起身高兴的说道:“你终于回来了,弟兄们还等着你一起吃早饭呢,那个谁,去去去去厨房里拿些包子馒头来!大伙随便吃一点!”

张丹青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语,嘴唇有些哆嗦说道:“我们一起去厨房一趟!刚刚我在诏狱里,那个疯女子余婷,说是在蒸笼里,蒸了你们锦衣卫衙门的一个校尉。”

房间里众多锦衣卫,一脸无语的望着张丹青,很多人都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:“丹青先生,那不过是一个疯女子罢了,她说的话也能信吗?”

身边的堂上官许宗阴沉着一张脸,一言不发的直接往后厨奔去。

负责烧火的一个锦衣卫杂役,眼见长官们陆续进来,连忙站起来说道:

“诸位大人来的早了些,这一笼包子馒头,还没蒸好呢!”

缓缓转过头来的堂上官许宗,勃然大怒的说道:“来人呀!将这个烧火的杂鱼给我绑起来!好生的严刑拷打,我倒要看一看,他究竟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,竟敢活活的把锦衣卫的校尉,放到蒸笼里直接蒸死!”

那个烧火的杂役连忙摆手,一脸惊恐的辩解说道:“冤枉啊,大人!冤枉啊,我是个蒸包子的,向来都是为衙门做一些吃食,可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。

再说了,这个蒸笼虽然有点大,可要放一个人的话,还是放不下去的,除非把这个人给骨头打断,揉成一团!否则是放不进去的!”

堂上官许宗哪里还听他这种乱七八糟的解释?

直接大跨步的走上前去,伸手一把揭开蒸笼盖子。

众人哇的一声齐呼,连忙一个个惊恐的向后退去。

就连揭开盖子的堂上官许宗,也是双眼瞪得圆圆的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只见这一个硕大的蒸笼里,哪有什么包子馒头?

分明躺着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锦衣卫,整个人身子蜷缩的,猫在蒸笼里头。

长时间的蒸煮,让他的身体都开始有些泡肿。

蜷缩的身体一动不动,分明已经没了声息。

最后进来的张丹青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一幕,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,指了指蒸笼里躺着的那个锦衣卫:“这人谁呀?”

哼哼的咬了咬牙,堂上官许宗双手手指头捏的格格作响,几乎是从牙关子里蹦出了一句话:

“这是咱们锦衣卫诏狱里看守牢房的校尉。”

……

众多锦衣卫七手八脚的,把这个蒸笼里的校尉,抬到了休息室。

不管是堂上官许宗,还是身上带伤的校尉周攀,一个个脸色都非常阴沉。

休息室里气氛极其诡异。

人人都感受到了些许空前的压力和威胁。

这才几天功夫,锦衣卫衙门里就接连死了这么多的人。

而且一个一个,死法都这般的阴森恐怖。

甚至还扯上了玄之又玄的十八地狱。

任何一个人,但凡被凶手如此针对,难免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坐在椅子上的周攀,愤怒的站起来,正准备说一些谴责的话,却意外的扯裂了伤口,疼的他嘶嘶直叫不已。

张丹青拿着一碗白酒,和一些白布,慢慢的走到周攀面前,按住他想要起来的身体:“别乱动,你伤口血液虽然凝固,但是不经消毒的话,很容易被感染的,坐着别动,我给你消毒包扎一下!”

虽然听不懂,感染消毒是何意义,校尉周攀倒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一片好意。

尴尬的笑着坐着说道:“多谢丹青先生了!”

眯了眯眼的张丹青,一边给他清洗伤口,一边玩味的说道:“可苦了你了,自己拿刀砍伤肩膀应该很疼吧?!”

闻言的堂上官许宗立马霍得站起身来,右手悄悄按下刀柄,整个人双眼瞳孔微缩,恶狠狠的望着周攀:“丹青先生说的可是真的?!”

眼神略有慌乱的周攀,尴尬的笑了笑:“大人别误会!想来定是丹……青先生,和我开玩笑的!”

张丹青摇了摇头,半碗白酒直接就倒到他肩膀的伤口上,疼得周攀咧嘴直叫,张丹青连忙将他摁在椅子上,有些玩世不恭的说道:

“你这伎俩骗别人倒可以,骗我就有些太嫩了!肩膀上的伤,自己割伤和别人砍伤完全不一样。

若是对面有人拿刀砍你,不论是角度力度,以及伤口的两端,都会非常明显!

而你的这个伤口,显然是自己用右手,把刀架在肩膀上,缓缓拖划而成,所以伤口,两端尖细而中间宽,且深度也是中间偏深,力度也是压根不值一提。

许大人我说的对吧?!”

缓缓拔刀的堂上官许宗,肯定的点了点头,神色肃杀说道:

“我一生杀人无数,虽说不曾留意这些细节,但什么方式造成的伤口,还是能辨别出来的。丹青先生说的没错,

周攀!你到底是什么人?!在自己肩膀上割出个伤口,想来是为了遮掩你才是凶手的目的吧?!”

在椅子上有些坐立不安的周攀,看着一众锦衣卫,齐齐按向刀柄,不约而同向他走来,有些恐慌的嘴唇微微哆嗦:“冤枉啊,大人!我与众多锦衣卫弟兄们无冤无仇,何必要冒着这个杀头的罪过,去搞这些事情?”

搁下酒碗,张丹青拍了拍手站起身来:“不急不急,我也没说你是凶手,不过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你不妨和大伙解释解释,为何你要在肩膀上自残的划一道伤口出来?!否则这里这么多的锦衣卫,怕是没人愿意相信你!”

额头上冒着密密麻麻细汗的周攀点了点头,咽了咽口水说道:

“我说,我说!本来我在饶州一带,承蒙陈百年大人的提携,这才做了锦衣卫,本想着跟他一道进了京城,说不定就可以再升一级官阶,可谁曾想到?

京城里连连这么多锦衣卫大官被杀,我也生怕被凶手给盯上,兼之我最近多有偷懒,常常被上官给斥骂责罚,便想在自己肩膀上造一个伤口,借着养病的借口,到时候被下放到地方上任职,也总好过在京城里提心吊胆的过日子,说不定哪天就被凶手给盯上了!

我怕啊,我是真的怕呀!”

这……

搞了半天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,整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动作。

“窝囊废!”堂上官许宗忍不住的开口,朝地上吐了一口水。

众人也虚惊一场的收刀入鞘。

就在众人放松情绪之时,张丹青依旧有些不依不饶的站在他的面前,似笑非笑的盯着他。

看的周攀浑身毛骨悚然,怯生生的嘴唇开始哆嗦:“先……先生为何一直这么盯着我?”

张丹青嘿嘿一笑,指着他的袖子说道:“我丢了一个玉手镯,你这般说话哆嗦,心虚的样子,该不会是你拿了吧?”

周攀有些郁闷的撩起袖子,露出他的右手,面红耳粗的跟着脖子大声说道:“先生怎么可以如此辱我?我周攀,岂是那种贪财忘义之人!?”

高高举起的右手,得意的在张丹青面前晃了晃。

可谁知张丹青却有些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:“我一个大男人,好端端的怎么会戴玉手镯?

倒是你手腕上的这几道抓伤,都已经结疤了,看起来也应该有几天时间,能不能解释一下!?”

像是触电一样的缩回了手臂,周攀支支吾吾的,有些才发现上了当一般,惊恐的望着眼前的张丹青。

惊骇而不能言!!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2342342342343242342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