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第48章 谁居幕后?

加入书签 | 章节报错

眼见校尉周攀露了怯。

堂上官许宗眼神冰冷的嘿嘿冷笑:“怎么?心虚了吗?按照丹青先生,从应天府衙门传回来的消息,秦玉儿被人杀死在牢中,拔去了口中的舌头,而恰巧的是,秦玉儿的指甲里头,有大量抓挠下来的皮肤碎肉,

你的右手胳膊有明显抓伤,想必你就是杀死秦玉儿的人吧?来人呀!将他给我捉起来!”

两旁几个锦衣卫,毫不犹豫的便向周攀靠拢,恶狠狠的便要上前捉拿。

校尉周攀立即慌乱的站了起来,大声的吼道:“丹青先生,我冤枉呀,我这个手,明明是许宗许大人抓伤的!”

警惕地抬起了右手,张丹青面色如霜,打断了堂上官许宗准备开口的样子,厉声喝道:“说!到底怎么回事?!”

校尉周攀脸色痛苦的摇了摇头,显得极其为难:“若不是被逼到如此地步,卑职怎么愿意说出来呢?陈百客死的时候,先生不是说过吗?

陈百户应该就是被人用细绳或铁丝绑在街道两旁,骑着马快速通过的时候割头而死!

可那天,我巡视诏狱牢房的时候,就有些偷奸耍滑犯瞌睡,被堂上官许宗抓了个正着,当时他紧紧的抓着我胳膊,质问我有没有用心当差!”

“我有些气不过,就挣脱了他的大手,胳膊也是这个时候被抓伤的,可他抓伤我的时候,我却看到他手腕缠着一圈铁丝,大人不信,可以去他的府邸或者是诏狱休息室搜一搜!”

听着这般突如其来的重大指控,堂上官许宗顿时眼睛气得圆圆的,恶狠狠的掐着周攀的咽喉,暴怒说道:“放你吗的屁!老子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情?我与陈百客有何恩怨?

犯得着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杀了他?”

在一旁的张丹青微微轻声咳嗽:“许大人若是心中没鬼,就让他把话说完!”

被掐了好久,这才松开,校尉周攀整张脸胀的通红,连连剧烈咳嗽,好半天这才平复过来,有些气喘吁吁说道:“张先生,事情是这样的,堂上官许宗许大人,向来都对属下们非常严苛,经常喜欢揪着手下的把柄,然后勒索钱财。

平时办案的时候,为了勒人钱财,许大人也经常无中生有的办出了很多冤案。

对此,百户陈百客早就看不过眼了,甚至还私下里说要前去举报他,所以,一直就被许大人记恨。而那日他抓伤我胳膊,我恰巧就在他的手腕上看到了一圈铁丝,铁丝很细,但是我还吃惊的盯着他胳膊看了好久,想来,便是因此而惹恼了他!这才遭到他的报复!”

“放屁!”堂上官许宗脸色已经气急,恼羞成怒说道:“老子是爱钱,而且爱钱如命,可老子什么时候像个娘们一样,手腕上还带一圈铁丝?!你他丫的不要血口喷人!信不信老子弄死你?”

看着站在中央的张丹青,脸色渐渐阴沉下来。

校尉周攀顿时就像是感受到,来自后台的莫大支持鼓舞,梗着脖子还击说道:“丹青先生,您若不信,那么细的一圈铁丝缠在手腕上,不再他身上就在他的诏狱休息室或者府邸里,您一搜便知!”

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,堂上官许宗甚至还理直气壮的转了转自己的身躯,只见他胳膊上,光溜溜的,毫无一物。

看了看身边的一众锦衣卫,张丹青面色如常,朝着他们使了个眼色:“去,许大人向来身正不怕影子歪,你们去仔细搜查一番,也好给许大人一个清白!”

身后众多锦衣卫,纷纷抱拳称喏。

毫不犹豫的分成两队,一队去诏狱休息室,一队则奔向了堂上官许宗的府邸。

约摸十几二十分钟样子。

第一对锦衣卫,便立刻大声的跑出诏狱休息室,神情有些慌张的,拿着一个木盘子,只到了张丹青的面前。

顿时众人脸色大变。

只见木盘子里,赫然放着一圈细软的铁丝,还有几个墨迹很新的木牌,木牌上赫然写着罚恶两个字,

此时另一个锦衣卫也端着一块木盘子出来,木盘子上放着散乱的一堆没有柄的匕首。旁边还放着一些干枯的花朵。

看着自己的诏狱休息室里,搜查出这么多东西,堂上官许宗不由得嘿嘿冷笑连连,满脸不屑说道:

“有趣,有趣,我说周攀呀,你连栽赃都这么懒得下功夫吗?这些匕首没有柄,我用他来干嘛?更何况我一个大男人,怎么会摆弄这些花花草草?”

一脸淡定的从木盘子上,把这些干枯的花朵捡起来闻了闻,张丹青脸色大变的郑重说道:“不不不,你别把话题带偏,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花花草草,这干枯的花朵,一共有4种种类,一种叫做迷魂香,这第2种呢,叫做曼陀罗,这第3种呢,就叫做闹羊花,第4种我暂时闻不出来……

不过这前面三种花儿,一般是用来做迷烟迷药的主要配方,你的房里藏这些花儿干什么?”

闻言的堂上官许宗,不由脸色大变,惊恐的连连后退,眼睛瞪得圆圆的,连连摆了摆头,甚至声音都开始有些微微颤抖:

“不不不!这些东西不是我的,真不是我的,丹青先生,你要相信我,你要相信我呀!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些东西,一定是有人栽赃!对对对,一定是周攀这个狗杂种,他提前为了设局摆脱嫌疑,便在我的房里放下了这么多东西!

这个诏狱休息室,我平常只是来视察的时候,才会进去换衣服坐一会儿,平时可是很少用这个房间的,谁要进去在里面放点什么东西,那简直不要太容易了!”

一旁冷笑连连的周攀,声音有些发寒,满脸怒意哼哼说道:“许大人,你的房间里可是上了锁的,外人谁又能随意进去?你不要贼喊捉贼好吧!谁不知道你,这些年薅了多少银子!!

前些日子,余家村的那个余婷,穿着红衣服,有些疯疯癫癫那个,你更是带着许多锦衣卫前去轮流快活!!

你怕我们这些人举报,从陈百年,陈百客两个百户,再到南宫庆,还有刚刚死在蒸笼里的那个校尉,你是一个都没放过,如今,你更是打算斩草除根,把一切罪责都推到我周攀头上,对吧?!”

愤怒中的堂上官许宗,正准备还要痛骂争辩些什么。

却冷不丁的被身后的锦衣卫直接摁倒在地。

斜眼望来的张丹青,又看了看那个刚刚还有些义愤填膺的周攀,大手一挥,指着周攀说道:“来呀!两个都给我捉起来,一并关入诏狱!待我查明真相,再做定夺!在此期间,谁要敢擅自接近,一律与同谋论处!”

(12点还有一章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234234234234324234234